麻豆传媒映画情人节

舞台上的周先庭,眼随手动,手随剑动,剑随身动,寒光闪闪的长剑,在他的手中,在舞台灯的照耀之下,电光万丈。

这是一套谷小白教给他的剑法,化用自长安贵族子弟们最爱的剑法,上阵可杀敌,起舞俘芳心,此时在两千年后的舞台上施展出来,真的是飘逸非常,一动一静之间,引得舞台之下一阵阵惊呼。

健壮的少年,挥去了自己满身的书卷气,化身侠客,英武帅气!

他手中的那把长剑,也是一把真正的宝剑,沉重而锋利,但在健身狂魔的周先庭手里,却是忽而轻若绣花针,忽而沉重如开山斧。

这可不是朝夕之功,是需要选修一整个学期的选修课,然后日夜苦练,才能练出来的身手!

这,就是东原大学体育选修太极剑满分的实力!(:p)

突然间,舞台上的周先庭猛然转身、跃起、落地、蹲身!

他手中的长剑,如毒蛇出洞,快到几乎看不到,在探身下刺之后,突然从下向上撩起!

落地的少年,袍袖招展,长剑如龙,带起了旁边的落叶飞花,要多帅气有多帅气。

舞台下方,一阵阵的惊呼声和欢呼声,有人已经开始狂呼了:“周先庭!周先庭!我爱你!”

“庭哥!庭哥!我要给你生猴子!”

周先庭终于有***了。

天台清纯死库水美女

被王海侠霸占了306第一帅哥的位置好几个月之后,庭哥终于忍无可忍,所以他无需再忍!

我,才是306第一帅哥!

这,才哪到哪?

你们看好了!

一招夜叉探海之后,他猛然间收势,一手负在背后,右手上撩的长剑,向上斜斜举起,摆了一个帅气的pose。

此时,谷小白刚唱到“剑周闪,千里不留行”。

刹那间,周先庭的剑尖之下,一道狂风生起,像是一道无形的剑气,一路蔓延向前,直冲远方。

“刷”一声的音效之中,舞台上小径两侧的芬芳花朵,瞬间被这狂风吹散,无数的花瓣被卷起,飞上了半空中。

“哇!!!!!!”

舞台下,观众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!

好帅!

飞花落叶直冲舞台前方的谷小白,他的两只大袖一展,狂风带着飞花,把他的白色袍服吹得狂放摇摆,整个人都随着那飞花一起飞了出去。

飞花、白袍、少年……飞天!

看着那半空中飞舞的少年,全场直接沸腾。

我去,这舞台效果!

这特么的,连威亚都上了,好敬业啊!

果然,年轻什么都敢玩!

无数的花瓣,飘飘荡荡地飞落全场,引得无数的人,伸出手去触摸。

又好像是想要伸出手去,抓住在半空中飘飘荡荡的谷小白。

舞台后方,总导演都呆掉了。

这舞台效果,什么时候做出来的?

我怎么不知道?

小白这孩子到底想要干啥?

刚才唱《一百天》的时候,就坐在舞台灯架上不下来,这会儿,又直接飞上天了,这是不想落地了吗?

不过……

我特么,这一幕,简直能够直接吹爆!

吊在空中的谷小白,袍服飘飞,还在唱歌。

“若天下大同

寒刃收……

舞台上,周先庭转身,“锵”一声,长剑归鞘,然后跨马蹲身,一个太极的云手接收势,做了一个抱球的动作。

刹那间,四面八方,又是一股狂风吹来,飘飘荡荡的花瓣,从四面八方又向舞台上汇聚而去,绕着周先庭,化成了一道花瓣的龙卷。

这,是东原大学大一必修课太极拳满分的实力!

谷小白的歌声,压下呼啸的风声,响彻全场。

“你何曾

试我无量功!!!”

“嗷嗷嗷嗷嗷嗷嗷……”舞台下的大家,真的是快把喉咙喊破了。

因为这一幕真的是炫爆了!

往日里,舞台上所有的特效,其实都是AR,现场的观众是看不到的,只能转播的人能看到实时渲染的特效。

但是此时此刻,这特效,却让现场差点炸了。

这就是解锁了“舞台投射”之后,谷小白所能做到的现场效果。

这个“舞台投射”效果,虽然解锁的只是“齐王宫”,可以利用“齐王宫”的各种元素,本身其实有局限性,但是这个功能开启了之后,本身就附带了一套超越现在技术的基本舞台技术,可以让谷小白的许多设想,借用系统的力量实现。

譬如舞台上酷炫的变形,升降。

当然,仅仅依靠“舞台投射”的效果还是受限的,为了实现这个效果,谷小白还在舞台灯的上方,装了八台大功率的鼓风机,然后通过精确的计算,模拟出来了现在的效果。

流体力学和声学同源一宗,而且密闭的室内空间,比较方便控制变量,计算这么一场演出,对谷小白来说,一点也不难。

这么几个因素加起来,就成就了现在一幕简直爆炸的特效。

收功完毕,周先庭就负手坐在了那里,骑着白马的王海侠出现在他的身侧。

而同一时间,那“重重宫殿”一般的舞台上,又有一个孤寂的身影,慢慢升起。

一身黑袍,黑带束发,黑色的长剑悬在腰间,衣袍被风吹动,几片花瓣落在他的身上,然后又轻轻滑下。

赵默。

他背负双手,静静抬头看着漫天依然在慢慢飘落的花瓣。

“你欲言还默

眉间问

归赵时

妾心空空落。”

谷小白也从天空中落下来,降落到了一处高台上,王海侠和周先庭,两个人脚下的舞台也慢慢升高。

“看那年繁华

如雨下

看白马

闲过多情崖。”

谷小白落下,四个人分散在宛若宫阙的舞台,四个高台之上,高度参差错落。

四名少年,四种不同的袍服,四种打扮。

下一秒,四个人同时开口,唱:

“新丰美酒斗十千

系马高楼垂柳边

偏调白羽坐金鞍

看他君臣终欢宴

相逢意气为君饮

咸阳游侠多少年……”

少年行!

这可能是迄今为止,最帅的一次少年行!

四个少年,帅气无比,热血澎湃。

还有一点点小小的中二。

在唱完最后一句时,四个人转身面对四个方向,同时抬手——

抱拳!

中二四侠,参上!

帅气的动作,又引得舞台下一阵欢呼。

几个人维持了几秒钟这个动作,舞台下的欢呼声、掌声,几乎要将屋顶掀翻了。

下一秒,谷小白双手一振,袍服再次飘飞,袍服之下,一身雪白的甲胄在身。

在看到这甲胄的瞬间,舞台下的大家,就已经知道这是什么歌了。

《冠军序曲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