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视频下下载安装app

三食堂,最近人流少了一些。

一部分高校已经开始放假了,还有一些还没考完。

但是依然人满为患就是了。

警察大叔看到门口大车小车,大小摄像机的时候,一把拦住了他们。

听他们说完来意,又核对完他们的身份之后,撇了撇嘴:“又是来蹭小白热度的啊。”

自从石导开了那个“强行上节目”的先河之后,这些人蹭热度蹭得可以说是丧心病狂。

“三食堂”这个地点,都跟着水涨船高,都已经有广告商,想要来洽谈广告生意了。

不过这个不属于他的管辖范围,只要这些人不闹事,不危及谷小白的安,他就不用管。

倒是那边,闪姐又带着牛立羊群的tony老师过来了。

干啥干啥?来拍我们小白,拜过山头没有?规矩懂不懂?相不相信我们诉死你?

经过了闪姐的发难之后,还有食堂经理胡春军那一关,如何安排拍摄,机位,占用区域之类的,都要经过胡春军的同意。

所有来三食堂拍摄的人,都得过这三关。

夏日柠檬黄少女

邓品和朱芸都没有出面,等到工作人员处理好了,他们才跟着进来了。

一行好几十人,占了前面的一处区域。

其他来进食的学生们已经有点见怪不怪了,淡定面对镜头,淡定打饭吃饭。

谷小白的粉丝们,拿手机拍着这边,在网络上交流着,又有什么节目来蹭小白的热度。

邓品、朱芸和其他导师,以及那名选手,一起坐在了前方专门清出来的演播区域里,静静等待着。

“哗”一声,门帘被人掀开了,谷小白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附近的摄像机,立刻就被谷小白吸引了过去。

从各种角度拍摄着谷小白。

“哇……”一名女性导师捂住了嘴,“天哪……”

小白长得好帅!好帅好帅好帅!

从各种视频上,完没有这种身像是发着光的感觉好嘛!

为什么会这么帅!

朱芸嫌弃地瞪了她一眼,丢人!

当初姐第一次见小白的时候,都没有这么失态好不好!

谷小白今天戴了一顶渔夫帽,微微皱着眉头,似乎心情不是太好。

他背着琴,一只手拎着琴架,另外一只手还拎着笛包。

谷小白上台,架琴,站在那里,并没有怎么注意旁边的摄影机什么的。

他看着台下的众人,扫视了一眼,道:“大家好,我今天还是唱《流浪记》。”

“唉……”

“嗷嗷嗷嗷!”

台下有人叹息。

也有人欢呼。

谷小白已经唱了好几天的流浪记了。

不得不说,唱得是越来越好了,但是总是听也会腻。

不过总是有人没有听过现场,还有人怎么听都不会腻。

谷小白并没有想那么多。

他低头,手指在琴键上飞速跳动,前奏起。

他的心中,现在有各种各样的情绪,想要宣泄出来。

在梦境中的三天,他终究还是没有找到小蛾子。

他早上醒来的时候,躺在床上,捂着脸,缩着身子,无声地哭泣了好几分钟。

却不敢让自己的同学们发现。

这个世界上,没有一个人,能够和他分担关于小蛾子的一切。

那是他一个人的秘密。

小蛾子,你到底去了哪里?

两个小节的前奏之后,谷小白抬头:

“我的爸爸妈妈

叫我去流浪

一边走一边掉眼泪……

流浪到哪里

流浪到东城

找不到我的心上人……

我的心里很难过

找不到我的爱人——……”

谷小白的声音非常稳,低沉的中音,没有太多的炫技。

但在他开口的一刹那,充沛的情感,汹涌而来。

此时此刻,谷小白对这首歌的体悟,已经超越了技巧,臻于完美。

谷小白看着前方,他的眼前,仿若浮现了在那春秋之年的一幕幕。

那种身处陌生环境,对自身安危不可知的彷徨,那种找不到想要找的人,不知道对方是否安好的焦灼与担忧,部化作了歌声,喷涌而出。

特别是唱到“找不到我的爱人”时,最后一个尾音,音色瞬间哑了下去,而那声音中的情绪,就像是海啸一样,淹没了一切。

台下,一群导师和评委,像是离了水的鱼,张大嘴巴,傻在那里。

原来,不用唱哭自己,不用带上哭腔,不用太多的颤动和装饰音,也不用太多的炫技和煽情。

就能把一首歌唱成这样!

原来,这才是谷小白的真正实力!

这一刻,他们终于理解了,为什么邓品对那位歌手不满意,不喜欢他的模仿。

这种感觉,就像是时尚达人出街时,因为下了大雨,担心衣服淋湿走光,不得不弄个塑料袋套身上。

却被人认为,身上套塑料袋就是时尚一样可笑。

“我就这样告别山下的家……”

谷小白唱到第二段,而此时,他想到了春秋之年的自己,那个“公子小白”,因为家人残暴,而逃难离开家,已经很惨了。

可小蛾子恐怕更惨,因为公子小白有无数的人保护,出有车,入有床,小蛾子有什么?

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!

谁能保护她?谁能照顾她?谁能给她一个家?

一边想着,一边唱,有好几次,谷小白都快控制不住了。

但是,他还是拉了回来。

台下,评委和粉丝们,甚至本来对谷小白没什么感觉的路人同学们,都担忧地看着台上。

一个个都快揪心死了。

小白是不是快哭了?

快哭出来了吧。

忍住了……

别哭,别哭啊。

千万别哭……

不,还是哭吧,别忍着了……

有什么伤心的事,就痛痛快快哭一场吧,没人会笑你。

但谷小白,并没有哭。

唱到某一段,他几乎是在咬着牙忍着。

这世界上,最让人动容的,不是宣泄。

而是克制。

克制住自己的情绪,不让自己失控,不让自己绝望,不让自己崩溃。

即便是再担忧,再恐惧,也要保持希望,不让自己去想最可怕的后果,就算是再怎么陷入困境,也要相信明天会更好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啊——”

“啊——!!”三声升key,像是谷小白在大声呼喊着:

小蛾子!

小蛾子!

小蛾子你在哪!

“怎样才能够看穿面具里的谎话,别让我的真心散的像沙……”

我到底怎么样才能找到你!

这种感情,像是千钧巨石一发悬,听的人的心,绷紧,绷紧,绷紧……

当这情绪快要到达极点时,谷小白闭上眼睛,一滴泪从眼角滚下。

他抽出一根长笛,放在唇边,如泣如诉的笛音炸开。

整个食堂,像是被按下了静止键一样,打饭的同学,盛饭的师傅,拍摄的摄影师,都瞬间失了神。

那一滴泪,从谷小白的面颊上滑下,滑过他的唇边,然后被口风吹到了笛子上,进入吹孔之中。

笛音略微一哑,然后那一滴泪被笛子里疯狂震动的驻波,搅得粉碎。

这个世界,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的渺小。

在那浩渺的时光之前,宛若一滴泪。

瞬间就被碾碎。

再无丝毫痕迹。

无论是终将叱咤风云的公子小白。

还是浪迹天涯宛若微尘的小蛾子。

岁月无常,我只希望在我有生之年,能够保护你。

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