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最新路线

至于爷爷是怎么知道的……

这种好事,当然少不了叶守恒的份。

叶嘉衍接手叶氏之前,爷爷专门跟他谈过叶守恒的事情。

为了照顾叶守恒在叶氏的面子,爷爷明知道他和叶守恒交集不多、没有丝毫兄弟感情可言,还是提醒他,他们终归是有血缘关系的。

为了让爷爷安心,叶嘉衍答应爷爷,永远不会让叶守恒太难堪。

前提是,叶守恒做个人。

现在,叶守恒所做的一切,早已超出他的忍耐底线。

按照他和爷爷的约定……他已经不必尊重那个约定了!

江漓漓坐在旁边,可以清清楚楚地感觉到,叶嘉衍周身的气场——变了。

以前,他的气场是单纯的强,单纯的具有威慑力。

但现在,很明显,他的气场中,有了一股锐气。

这股锐气,是可以伤人于无形的。

小莉纯纯眼神很明亮

小陈也察觉到异常了,以为叶嘉衍是担心老爷子,把车速飙到最快,一到医院就提醒道:“叶总,太太,到了。”

“走吧。”

江漓漓解开安带,正要去开车门,手就被叶嘉衍按住了。

叶嘉衍的神色,看起来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,说:“你等一下。”

江漓漓满脸不解,“怎么了?”

“等一下。”叶嘉衍重复了一遍。“我让你下车再下车。”

他的语气很温和,江漓漓也没有注意到车外的情况,因此没有起疑,乖乖的点了点头,坐回座位上。

叶嘉衍推开车门下去,走到驾驶座旁边,示意小陈,“锁上车门。”

“啊?”

“啊?”

江漓漓和小陈齐齐叫了一声,但是江漓漓的动作没有小陈快。

小陈意外归意外,但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按照叶嘉衍说的去做了。

江漓漓慢了一步,手才刚刚碰上车门,就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车门已经落锁了。

她其实不知道叶嘉衍为什么要这样做,满头雾水地看着他走远。

“咦?”小陈的视野比江漓漓开阔,发现了异常,“叶经理!”

江漓漓顺着叶嘉衍前行的方向,也看见叶守恒了。

叶守恒刚从车上下来,应该也是来看爷爷的。

叶嘉衍的目标,就是叶守恒。

想起刚才感觉到的锐气,江漓漓已经知道叶嘉衍要干什么了,拍了拍车门,说:“小陈,让我下去。”

小陈倒是想,但权衡了一下,他还是狠下心,说:“不行!”

江漓漓的语气重了一点,企图吓到小陈,“小陈!”

“……”小陈闭上眼睛,不知道是在给自己洗脑,还是说给江漓漓听的,“给我发工资的人是叶总!”

“……”

如果不是情况实在特殊,江漓漓可能就忍不住笑出来了。

她知道小陈是不可能给她开门了,只好趴在车窗边,紧张地看着叶嘉衍。

“我好紧张!”小陈的台词,简直是江漓漓内心的写照,“叶总这是要去打架吗?不可思议!英文怎么说来着?”

“Unbelievable。”

江漓漓接上小陈的话,接完才觉得荒唐。

这都什么时候了,她还有空跟小陈开这种玩笑!

不过,她一点都不奇怪小陈会有这种反应。

叶嘉衍虽然不好接近,但他的气质,压根不像一个会动手的人。

他和季慎之,是两个极端。

不过,他打算动手的时候,还挺能……吓唬人的。

“对对,我想说的就是这个!Un……”小陈的英文说到一半,突然想起一件很关键的事情,“太太,叶总他……会打架嘛?”

“我……也不知道……”

江漓漓见过叶嘉衍动手,但那都是在他暴怒的情况下。

所以,她见到的不是叶嘉衍的“武力值”,而是“爆发力”。

叶嘉衍这样主动去打架的话,她不知道他能发挥出多少武力值……

“我……”小陈看了看自己的拳头,“要不要去帮叶总?”

江漓漓也看了看小陈的拳头,很严肃地说:“你还是不要去了。”

小陈:“……”有点伤自尊。不过,他可以理解为太太是……关心他。

江漓漓拿出手机,想让王叔下来劝一劝,但如果让爷爷知道这件事……又是一个刺激。

她暂时……先相信叶嘉衍是有分寸的吧!

叶守恒也看见叶嘉衍了。

他有些发愣——

这个叶嘉衍……明明和他记忆中长得一模一样,但又好像……有些地方不一样了!

叶嘉衍的身上,多了一种东西。

直到叶嘉衍逼近了,叶守恒才反应过来——是杀气。

马上躲回车上——如果不是这样会显得他很怂,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。

但是,为了面子,他只能直接面对叶嘉衍。

“叶嘉衍……”叶守恒很勉强地稳住自己,问道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“爷爷怎么会知道今天的事情?”叶嘉衍问,“你让人透露给爷爷的?”

叶守恒避而不答,“……你以为你能一直瞒着爷爷吗?!”

“……”

叶嘉衍知道了,他没有猜错。

他的脸色,慢慢地沉下去。

叶守恒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样看着叶嘉衍,他突然不由自主地心虚了,只能不停地说话:

“叶嘉衍,你以为我为什么告诉爷爷?我就是想试试老爷子啊!呵,老爷子现在都懒得掩饰自己偏心的事实了!

“我告诉他之后,他根本不相信。还说就算调查出来是江漓漓泄露了计划,他也会要求公司放弃追究江漓漓的责任!”

“愚不可及。”叶嘉衍的声音落到地上,仿佛可以溅出冰花,“爷爷不是偏心,是因为他知道,漓漓不可能做这种事。”

“能让老爷子用了解当做偏心的借口。”叶守恒根本不听叶嘉衍说了什么,一心认定爷爷就是偏心叶嘉衍夫妻,“你和江漓漓,还真是有手段!”

“……”

叶嘉衍意识到,叶守恒这个人已经无药可救了,他没有再跟他解释的必要。

“对了,江漓漓还想让敏敏和我离婚?”叶守恒用最后的力气嘶吼道,“叶嘉衍,如果调查坐实了是

江漓漓泄露的计划,我看要离婚的就是你们了!”

“说完了吗?”

叶嘉衍问,声音比傍晚的暮色更加寒凉。

叶守恒张了张嘴巴,还想说什么,结果还没来得及出声,就看见叶嘉衍的拳头挥了过来。

他的半张脸,承受了叶嘉衍这一拳的力量。

叶嘉衍常年健身,一拳的力量,不容小觑。

不要说叶守恒的半张脸了,他整个人都吃不消,后退了好几步,脸颊上的疼痛几乎要蔓延到整张脸上。

“叶嘉衍!”叶守恒怒声骂道,“你疯了!”这一骂,牵扯到唇角的伤口,他的脸更痛了。

叶嘉衍没有理会叶守恒的怒骂,步伐凌厉地朝着他走过去。

这个时候,叶守恒终于勉强站稳了,说:“叶嘉衍,你给我道歉!”

叶嘉衍道歉的方式很特殊——又给了叶守恒一拳。

但这一次,打完之后,他没有让叶守恒跌倒,而是揪住他的衣领,说:“这两拳,是我替爷爷和漓漓打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叶守恒怒瞪着叶嘉衍,但很快,气势就弱了下去。

不仅如此,他甚至觉得,他浑身的血液,都在叶嘉衍这个眼神下变凉了。

“叶守恒,我给你机会,让你好好呆在公司,你就好好呆着。”叶嘉衍一字一句地警告道,“不要痴心妄想,更不要把主意打到漓漓身上。”

“否则你就打我吗?”叶守恒挣扎了一下,“叶嘉衍,你就不怕我报警吗?”

叶嘉衍勾了勾唇角,“你还想在叶氏待下去吗?”

“……”

叶守恒突然语塞。

他没有想到,叶嘉衍会用这个威胁他。

他知道,叶嘉衍接手叶氏之前,爷爷专门跟叶嘉衍谈过。

虽然不知道爷爷究竟跟叶嘉衍说了什么,但他知道,无论如何,叶嘉衍都要把他留在叶氏发展。

这也是他敢一而再地挑战叶嘉衍的原因。

不管是为了顾及爷爷的感受,还是为了不给其他人留下话柄,叶嘉衍都不可能夺走他在叶氏的职位。

但今天,叶嘉衍居然用这个威胁他。

因为他同时踩了爷爷和江漓漓这两大底线?

“叶嘉衍!”叶守恒不甘于一直被叶嘉衍压着,挑衅道,“你以为你凭什么?不就是仗着爷爷偏心你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叶嘉衍的声音褪去冷漠和怒气,恢复了一贯的平静,“你知道我进公司前,爷爷嘱咐过我什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爷爷让我照顾你的自尊。让我给你时间,好让你在公司成长。爷爷对你,是抱着希望的。”叶嘉衍越说,声音越平缓,“我答应过爷爷,只要你不太过分,我可以容忍你。但是,一旦你越过我的底线,我和爷爷的约定,自动失效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叶守恒,你其实是有一条活路的,如果你非要把这条路堵上,我也不拦你。”叶嘉衍说,“你自己考虑。”说完,他转身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。

叶守恒沉默了几秒钟,像是突然清醒过来一样,走向自己的车子,打开后备箱……